俄罗斯海外军事基地拖累军队建设步伐

19
05月

   主持人方静: 但是另外一个计划,就是说您刚才谈到的俄罗斯在海外去建军事基地,这种可能性是不是在受经济的拖累会搁置?

   张召忠: 你讲的这个非常对,就是说它经济不行以后,在海外建军事基地,纯是花钱,没有任何收益,这个会花很多钱,而且是租赁的性质,建军事基地你要花钱的。这个东西我感觉是这样,俄罗斯这两年做的事情象征意义会更大一点,比方说它打算在委内瑞拉建一个军事基地,象征性的那个舰艇一年去一、两次,象征性的意义多一点,估计不会搞太大,花钱不能太多,他也受不了。

   主持人方静: 关于俄格之间的冲突这种走向,我们的防务新观察节目在1月31号会有一期专门来谈这个话题。您前面谈到俄格冲突,我们知道俄格冲突战争,俄罗斯是打赢了,但是呢,对于它在这场战争中的表现并不是所有人都给予非常高的评价的,甚至有些人说它表现的一塌糊涂,有种种种种问题,都有哪些问题?

   张召忠: 俄格冲突,当然俄罗斯取得了很重大的胜利。但是作为一支军队,世界一流的军队,打成这个样子,就是大家的期待值对它很高,它打成这个样子大家很失望。

   主持人方静: 您是指什么样子?

   张召忠: 打的不好,打赢了,但是有些地方打的不好。

   主持人方静: 哪些地方打的不好?

   张召忠: 咱们就说不好的地方吧,一个就是它的指挥系统比较混乱,你比方说它高亚索军区,这个军区里边有空降兵,有海军,有空军,有炮兵,有装甲兵,特种兵,就是说他的军区司令指挥不了辖区当中的这些军种,这个让普京感觉很恼火,所以要决定进行改革。现在主要说撤销海军、空军、陆军,所有这些军种的司令都撤销,全苏联分三个战区,都有战区司令管,如果这个改革成功那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改革,另外压缩层级,不要这么多官,大量减少将军和中级军官的数量,减少一半。

   主持人方静: 最后好像裁军裁到27万人。

   张召忠: 对,所以说这次改革想法非常好,但是实现的可能性比较小。

   主持人方静: 您觉得障碍在哪儿呢?

   张召忠: 俄罗斯的军事改革,我知道的这十来年,可能大大小小进行了十来次改革,没有一次是成功的,它处于一种矛盾过程当中,因为这支军队首先它是苏联,继承了苏联的传统,就是过去苏联军队的一些传统继承下来了,但是苏联的传统跟谁都不一样,自己单成一套体系,相对来说比较保守、比较落后的体制,按照苏联体制,它打仗通常是打不赢的,同时他又看到美国在搞军事变革,觉得美国这个路子不错,就学美国的,俄罗斯作为一个新军,一方面继承了苏联老的东西,一方面又学美国新的东西,他不知道哪条路是对的,这样就会是一个杂交的东西,在杂交的过程当中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主持人方静: 我们看这次俄罗斯提出的军改,也完全是照抄美国。

   张召忠: 照抄美国的这种很多,都能够看出来,横向一体化,扁平化,联合作战,新军事变革,所有这些基本上都是美国的口号,美国的理念,他拿过来。就是说你本来是一个苏联体制的这样一支军队,你拿着美国的理念,最后有可能会歪了。所以我对他这次军事变革还是抱有深度的怀疑。

  但是他能够对军队进行这种大刀阔斧的改革,我真的非常佩服他们,改革现在正在深入,但愿他能够成功,但是会遇到非常大的问题,现在已经好多将军开始辞职。

   主持人方静: 可能这也是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么多次改革不成功,就是因为触及了太多高层军官的利益。

   张召忠: 你突然下个命令,就让我辞职了,就没了,我的岗位没了,没了以后我就回家了,你先别给我下命令,我先炒你的鱿鱼,所以我不支持你的改革。现在俄罗斯和苏联的这种高级军官,这种职业军人他有他的性格,他说我作为这个岗位,我就要说我的意见,不让我说我就辞职,你让别人来干,他就这样的。当然利益驱动了他这种性格,就是说历史上在战争过程当中,苏德战争当中也有很多的高级将领是这样的,他们有这种习惯。

   主持人方静: 刚才我们说俄格冲突,首先暴露了指挥体系的问题,但是还有人说在发现俄罗斯原来这个信息化程度如此之差。

   张召忠: 这个信息化程度呢,我对俄罗斯的信息化程度是有一定的研究,因为我研究信息化时间很长了。原来在打俄格冲突之前我曾经写过文章,我的判断是它比中国的信息化程度要落后十年,但是呢,中国又比美国落后十几年。就是这么一个状况,就是说如果拿俄罗斯和美国比,它会落后二十年,通过俄格之战以后我看到的是什么?它落后的还多,比中国可能落后十五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主持人方静: 比如什么能反映出来呢?

   张召忠: 你比方说举个例子,你比方说以色列这次的作战,以色列的兵,头盔上戴的是摄像机,八毫米的摄像机,他看到的情况通过背后的笔记本直接传输到无人机,或者地面的基站,背后的指挥员就可以看着屏幕,就知道前方的士兵在什么位置,这个士兵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作战士兵,他整个成了一个网络的节点,而且晚上都戴着夜视镜、枪,这个士兵和无人机,和坦克之间都是互联互通的,这种状态显然俄罗斯没有,俄罗斯这一套是啥都没有。就是说它比以色列和美国的水平差太远了,俄罗斯现在在机械化这个问题上我们不怀疑它,因为斯大林那时候机械化就基本上快实现了,机械化水平非常高。

   主持人方静: 您说他信息化程度差,差到什么程度?

   张召忠: 就是他不能够实现互联互通,你看每一个兵都是独立的,一个班要采取行动的话,他通过班长给大家下命令,他是这样的,班长上边是排长给班长下命令,连长给排长下命令,这不是二次世界大战的一种状态吗?相互之间没有联合,58集团军那时候司令员军用的电台最后遭到格鲁吉亚干扰。

   主持人方静: 据说是借用当地记者的电话。

   张召忠: 弄了一堆记者上了他的司令的车往前冲锋,这不是胡闹吗?首先你司令是一个指挥员,你怎么能把媒体拉到你身边呢?你看以色列做到了,媒体根本不让靠近。这些就说明它的科学素质太差,不知道这些关系,另外他有卫星,有侦察机,有侦察卫星,有各种东西,还有预警机,都没用。

   主持人方静: 是不会用呢还是?

   张召忠: 我也不知道,他就想当然的,格鲁吉亚没什么东西,飞机轰炸就算了,他没想到最后四架飞机让人家给炸掉了,炸掉以后,他才知道格鲁吉亚怎么有导弹啊,是谁卖给他的,又赖乌克兰,他就是感觉小格鲁吉亚有什么,你那点玩意儿我们都知道,都是苏联分家分出来的,你有什么东西我还不知道吗,想当然的,情报先输了,你先知道他有什么,等自己飞机四架被打掉了,才知道人家有导弹,这明显是指挥上的失误。

   主持人方静: 所以您说俄罗斯现在进行军改,恐怕编制体制的改革如果说相对来说容易一些的话,那么信息化的建设,恐怕这是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张召忠: 是,俄罗斯今年面临很多大的问题,首先它的经济形势不好,另外它想跟美国对抗,但现在美国出现了一个新的领导人,他是想合作还是想对抗?这是他要选择的一个问题。还有刚才我说的,格鲁吉亚方向和乌克兰方向在2009年都有可能重新发起冲突的危险,问题是这种状态下他要完成这么多事情,另外他还要改革,如果你要改革是必须在和平时期才能改革,改革有两个大的前提条件,第一个,不能打仗,不是在战争时期,你看我的岗位我都不保了,我是军长都不知道哪天被撤了,哪有心思去指挥改革,这是一个,另外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不能改革,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今年俄罗斯非常倒霉,这两件事情他都很难做。

   主持人方静: 您说有一个因素取决于美国,新的主人到底是对俄罗斯是一种缓和的政策,还是继续更强硬的政策,我们现在知道盖茨至少他是对俄罗斯一直是比较鹰派的人物。

   张召忠: 俄罗斯和美国的关系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因为他们俩都是各自的利益是势不两立的,但是要让这两家直接对抗,直接冲突,直接发动战争,那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方静: 我们俄罗斯军改的节目2月7号专门有一期来介绍军改的前前后后的。我们现在说了美国,巴以和俄罗斯,我们现在说说亚太周边的这些国家,我们发现在过去的一年,实际上我们周边的很多国家研制出了很多新型装备,比如说日本的轻型坦克、隐形的战斗机,您认为08年出现的这些新的装备来看,哪个装备是对我们周边的安全影响最大的?

   张召忠: 现在我们周边出现了一些新的装备,刚才你讲的日本的战斗机,日本的战斗机主要是新神,原来我们做过一期节目,就是它这个三代战机,我叫它是“心神不定”,因为它还有很多的问题,另外日本三代坦克的服役,日本的坦克很先进,但是它这么一个小岛发明这么一个坦克有什么意义,当然它有很多的好东西,比如爱国者导弹,驱逐舰,另外新服役的轻型航空母舰,还有大禹号的两栖运输舰,这都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