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客车失控冲撞隧道内壁 事发京藏高速

19
05月

出事的大客车

  昨日下午2点左右,京藏高速八达岭处潭峪沟隧道内,一辆河北牌照旅游大巴车多次撞击隧道内壁后停下。事发时,车上约有20余名准备到京坐火车去南方游玩的乘客。据目击者称,为了逃生,有乘客从车窗跳出。截至发稿时,事故造成部分乘客受伤。

  目前,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据司机称,事发时正在下雪,车在隧道内突然跑偏方向。

  乘客在睡觉客车已失控

  昨日下午3点左右,潭峪沟隧道内道路已经恢复正常,但仍能看出一些消防和照明设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有的东倒西歪,有的则直接被撞瘪。而隧道黄色内壁也被刮出多道白色擦痕。事故发生后,出事大巴被拖至隧道附近一处车辆临时停靠站。

  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停靠站后,看到在拖车上的出事大巴前部已经被撞瘪,侧面有玻璃破碎。几位警方和隧道管理方面的工作人员正在对司机进行询问。而车内的大部分乘客已经离开,只有6名男性乘客仍在出事的大巴旁边等待自己的旅行社来车接应。

  一名隧道管理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介绍,事故发生后,一些伤员和老人小孩都被急救车送走,而其他乘客则在各自联系旅行社协调解决问题。出事时,在隧道附近还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拥堵。

  车行驶中跑偏 踩刹车不管用

  事发后,出事大巴的司机喘着气给公司相关人员不停地打电话。他回忆,事发时车在隧道中开着开着,在刹车时突然就跑偏了方向,车头冲向了隧道内壁。

  隧道管理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说,目前这起事故的原因还在调查中,需要由专业人士来评估。而隧道方面也将与司机所在的公司协商赔偿事宜,因为事故将隧道内的多处照明设备和消防应急设备损坏,目前损坏的程度仍在进行核算。

  截至昨日晚上5点左右,在事故大巴旁边的6名男性乘客还未离开,其中一名田姓乘客冷得直跺脚,他介绍,他们几个人已经在雪中冻了快一小时了,由于旅行社派出接应的新车还没赶到,他们只好继续站在雪里。

  田先生说,事发时车上的人基本都在睡觉,突然车头就撞向隧道的一侧墙壁,然后又撞向另一侧墙壁,这样走之字形路线过了很久,才最终停下来。至今他们作为乘客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觉得自己能从车里走出来真是幸运。

  另一位乘客指着自己身上的多处擦伤摇着头说,他的右侧衣服被撕裂了一条20厘米左右的口子,左侧腰间的巴掌大的一片淤青上有多处擦伤,此外,胳膊肘的皮也破了。而本来戴在手腕上的手表,如今表盘破裂,金属表带则断成了几截。

  乘客正与旅行社协商赔偿

  “我们没心情玩了,想赶紧回家。”这几位乘客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目前仍未跟旅行社协调好赔偿事宜。一会儿旅行社来车接走他们后,他们仍然要跟旅行社协商,车是开回河北张家口还是继续开到北京。

  乘客吴先生介绍,这辆车是从张家口出发的,由于是拼团旅行,车上的乘客来自不同的旅行社。而昨日是为期七天旅行的第一天,如果没发生事故,他们本来要坐车到达北京站,再坐火车游览南京、无锡、苏杭和上海等地。如今还没到北京站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大家谁都无心再玩了。

  吴先生说,旅行社仍然希望将这次南方旅行继续下去,目前自己和其他几个人还在跟旅行社协商退还旅费等问题。

  记者观察

  京藏高速小车祸多发

  昨日,为应对北京的第一场雪,在京藏高速的多条路段上,都有道路养护工作人员在向路面撒着融雪剂。不过,由于下雪天路面湿滑,事故时有发生,所幸京藏高速北京界内并未出现大面积拥堵现象。

  昨日上午9点左右,受降雪天气影响,交通部门对京藏高速昌平西关至营城子路段采取了一个小时左右的封闭措施。北青报记者看到,在京藏高速上,昨日的降雪天气导致地面湿滑,经常造成车辆侧滑和追尾等交通事故。一些车横着撞在了高速路围栏上,还有一些车则横着撞上了旁边车道上的车。追尾事故也不时发生。

  “车原地打转,控制不了,我以为问题不大,结果车头直接冲向旁边了。”一位出了事故的车主对北青报记者说,他的车刹车时突然打转换了方向,导致车撞上了路边建筑,车头受损较严重,维修需要至少3500元左右的费用。

  为了缓解路面湿滑的情况,一些橙黄色工程车在多个路段不停地撒着融雪剂,有的是车内配置的机器在喷洒,而有的则是人工抛撒。

  首发集团的一位道路养护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为了应对雪天,他们从昨日凌晨6点左右就开始工作了,光是撒融雪剂的车就发了好多辆。喷洒融雪剂的车也有不同车型,一些洒水车如今也担负起了喷洒任务。

  相关新闻

  京承高速长途车不去六里桥

  昨天上午10时50分许,河北承德京承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发布官方消息表示,由于大雪,京承高速公路河北承德段双向封闭,截至昨天14时,承德段七座以上客车和危险品车依旧禁行。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受承德段封路影响,不少由河北开来北京的车辆纷纷选择绕行101国道,由该高速进京的车辆普遍延误了1小时左右。

  将近下午1时,高小姐搭乘的客运大巴终于到达北京。“101国道上聚集了各种车辆,车子的行驶速度非常缓慢,直到北京周边我们才上高速,今天比我平时来的时候慢多了,至少晚了一个小时。”高小姐说。

  昨天中午12时半许,北青报记者到达京承高速芍药居地铁站附近出口,不少由河北方向开来的大巴车聚集在此处。

  “以前都是在六里桥长途客运站那边停的,今天就在这儿把我们放下来了,这里离我们上班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从承德来京打工的小刘和两名同伴站在路边整理着物品,第一次在芍药居地铁站附近下车的他们还有些不适应。。

  司机张师傅称,由于晚点且路况不佳,大巴车将直接由此处返回河北。“车子今天不会开到六里桥长途客运站那边,乘客们都在这里下了,一会儿看看有没有回承德的,我们准备直接从这儿回去了。”